无花想不开

嗯这题目就和姑奶奶目前的心境一样纠结。

没有花是不想开放的,没有花里胡哨的想法干脆不要开,本来就没有花想也不能开。

我笨,情商智商双低,人又挫,外在内在都挫。

可我的优点到底在哪里= =有时候想一个人是不可能什么优点都没有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也可以算上奇迹,完全能够载入史册或者制成标本放进博物馆供后世参观。可是看别人的优点就那么轻易,怎么找自己的就那么那么难。

嗯这些全都是废话,只是目前这阶段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高三。

算个毛啊。


以前肆无忌惮的时候看到网上的大大们上了高三总是要潜水的潜水要暂别的暂别,版主统统辞职写手通通封笔锁版,当时只是隐约觉得有点不真实。高三到底要到什么程度非得折腾得这么凶险,好像真的没有一分钟是能停下来的连上网写文的时间都挤不出来,然而在此之前,于我而言这些事情真的很轻易。无论是哪一面。

可能运气实在太好了又或者我过于自以为是,但是老娘的付出和收获似乎从来没有正比过?我是说和我看到的某些人与事相比,好像我没有那么用心用力,偏偏总能歪打正着有个不算差的结果。

嗯又或者说,是那群和我一样混日子的人当中结果算是最好的那一个。

可是现在……身边几乎再也找不出那样一个混日子的人。

特别是当你有了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会被死死得限制住。

以前的考试也好升学也好,想起来多么轻巧。没有特别想要的,觉得就算没有那样也不会怎么怎么样。从来不理解失利的人的过分消沉。我到目前为止经历过的所谓失败或者挫折好像都没有太严重,当然碰到了也会失落,但那种心情就像小孩子输掉赌局,单单懊丧,没有不甘甚至绝望。

嗯好吧,我好像真的没有,努力争取过什么。

只是幸运值太高,白白得到好多神给的糖果,哪天她不肯给我,我就会耍小性子,甚至忘了这些糖果本来就是白得的。等到看到身边好多辛辛苦苦种甘蔗晒糖调味熬制才能得来那么一点糖果的人才忽然想起来,哎呀原来我本来就是白得的,现在没有也不会怎么样嘛。

所以大家都有糖吃,是自己做出来的。我看多了就偶尔动动手熬点糖稀,大部分等着老天爷掉糖果下来,只是运气始终太好总是能有糖吃。偶尔没了,也不饿。

只是现在,有一种糖果我想要得到,只有拿到了相同的糖果才能站到一起,而我既垂涎糖的味道,也难以放弃正在熬制那糖果的人。

我不能再等着有神灵赏赐,扔它下来。那不是幸运而是梦话。

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重要。

这话拿来问自己,并不是付不付出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而是付出得不到回报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

从来没有熬过糖果,突然下手,很可能会一塌糊涂。

但那又怎么样呢。

神看得到吗,以前只是坐在那里等着接受她赏赐的孩子开始动手了?会感动么?会扔点什么下来给我么?

噗哈,怎么忽然这么幼稚腔。

嗯,总之,这是我第一次,有了想要抢糖果的念头。


那一句话说是,细水长流,情深不寿。又说过,福深缘浅此路有极,且行且珍惜。

特别开心,无论情深,竟然已经这么久,并且到现在,依旧有成为我的理由的力量。

此情不倦。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努力。不知道努力了会不会有结果。不知道我离那些东西有多远。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差多好。不知道这种心情能保持几天。

数学考得很砸很砸。我早就知道环境变了也不止一次预料到这种结果,但就这么消极怠着工,好吧有那么一点的反抗,没常性,临场又功亏一篑。

再扯回考试。嗯对的,高考这东西确实很扯,听着水深火热刀山火海,但过了这道坎一切却全要重来。砸了的不一定一无是处,冲上去的依旧可能潦倒一生。

在百年里两天是太过微妙一个点,可以什么都不是,可以一个蹦跶大转弯。都不是人可以预料得到的。

然而当下,目光短浅又有力,既然只能看得到它,就一心一意好好待它。

我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了。需要争取的,而且我也的确动了争取的心。

那是对我来说,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

阿娘说活得开心就好,有得一定有失,不想我太累。

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一直按照这个路线在走。反正活不死人,偶尔滋润也够了。

但现在因为种种关系,我变得太多啦。

所以也想试试,那种不远千里横刀跨马夜以继日的感觉。

我不一定做得到,但是我想做了。

嘛,就是这样。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帕拉帕拉

Author:帕拉帕拉
深海区。误入不要声张^ ^

我白故我在。

杀人放火,天经地义。深居简出,寡廉鲜耻。哦耶!

成长期,方向不定,随时进行人生转型。

小白站LOGO
pb.jpg
欢迎交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玛丽隔壁
一头两头
猫先生你在哪里
拯救音痴吧少女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单人浴最悲惨
凉风有信
叫床有力
饭否
咬舌羞涩
踩爪挂旗